• <nav id="qq47o"><input id="qq47o"></input></nav>
  • <noframes id="qq47o"></noframes>
  • <var id="qq47o"></var><form id="qq47o"></form><nav id="qq47o"><input id="qq47o"></input></nav>
  • <var id="qq47o"><input id="qq47o"></input></var>
  • <progress id="qq47o"><sub id="qq47o"><xmp id="qq47o"></xmp></sub></progress>
    <wbr id="qq47o"></wbr>
  • <progress id="qq47o"></progress>
    <var id="qq47o"><input id="qq47o"><output id="qq47o"></output></input></var>
  • <nav id="qq47o"><input id="qq47o"></input></nav>
    <progress id="qq47o"><sub id="qq47o"><font id="qq47o"></font></sub></progress>
  • <progress id="qq47o"></progress>
  • <form id="qq47o"></form>

    浅析藏传佛教对欧洲的心理学的影响

    时间: 2019-09-04 栏目: 心理学论文

    摘要:藏传佛教对欧洲的心理学的影响颇深。影响了一批又一批的心理学家。荣格曾撰文写到,他的集体无意识观念主要受到佛教的唯识学和藏传佛教的启迪。本篇论文旨在探究藏传佛教对荣格心理学的影响。

    关键词:藏传佛教 荣格心理学 曼荼罗 西藏度亡经 影响

    一、背景

    在西方“正统”的心理学中,荣格自创的分析心理学,堪称心理学的异教徒。荣格虽然师承弗洛伊德,并且从弗洛伊德身上学习到不少本事,但是,荣格在1912年发表的《里比多的变化与象征》一篇文章中,对于“里比多”的解释与弗洛伊德的观点产生了本质上的分歧。由此,荣格完全推翻了弗洛伊德的理论学说。

    在和佛洛依德决裂后,荣格经历了的一生中极其重要、意义深远的时期,即他的一些创新观念产生的时刻。这些观念后来占据了他余下的生命。这就是一时失去方向的时期。那是一个内心迷茫、混乱、孤立无援的寂寞孤独期。荣格被一些混乱的梦、意境、幻觉困扰着,汹涌而来的无意思波涛曾使当时的他怀疑自己的理智。荣格无论从佛洛依德或任何其他人、著作和理论中都无法找到问题的答案。他离开他们,从自己的内心中寻求答案。

    二、曼荼罗与荣格心理学

    藏传佛教的曼荼罗,构图华丽典雅,内涵博大精深,是藏传佛教大师独特心理体验和创造性想象的产物,具有宗教和哲学、心理学和美学的深刻意义与价值。曼陀罗是藏传佛教关于宇宙形式的要领,是指宇宙对称、统一、整体化的构造或境界。做法事时,法场也按照特殊的格局布置,以求自身与宇宙相谐融(荣格认为,这就是人的自我原型)。

    在荣格与自己黑暗的无意识激烈斗争的六年之后,开始研究藏传佛教,并从藏传佛教中受到启发。荣格坚持每天绘画曼荼罗,在绘画曼荼罗过程中,他豁然省悟:“圆圈是幽居于人类心灵深处的一种意象,这种意象自发的呈现,是一种恢复平衡和秩序的自然方式。它通常在内心迷惘混乱时呈现,并表示为不同的形式。”

    荣格通过自己的经验发现,他所绘画的每个曼荼罗,就是在那一特定时刻他内心本质状态的表现。当他的精神状态改变时,他自发的描绘的曼荼罗也随之改变。荣格心理学认为,内心的种种想法均可以绘制成曼陀罗,实际上就是“投射”。可以是焦虑、抑郁的投射,也可以是摆脱焦虑抑郁过程的投射,可以是精神分裂的投射,也可以是精神整合的投射。 荣格发现了心理完整性的最佳表达方式,看到了曼荼罗的深奥含义及其在心理整合过程中的重要作用,荣格认为曼荼罗是心理完整性的原型与象征。

    三、《西藏度亡经》和荣格心理学

    1925年,美国人温兹将莲花生大师最有名的著作《西藏度亡经》翻译成英文,这本书对荣格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荣格指出,《西藏度亡经》包含着深奥的心理学原理,并具有深刻的哲学意义。

    荣格曾撰文写到,他的集体无意识观念主要受到佛教的唯识学和藏传佛教的启迪。荣格认为藏传佛教中从无名到彻悟的过程,同他自己的“集体无意识”、“原型”和“心理投影理论”,以及经“个体化”过程而达到“超验智慧”的心理转化过程,是正相对应的。荣格心理学中提到的“虚空”与藏传佛教的“空”、“充满”、“色”想对应,指出实与虚,生与死,同于异,明与暗,热与冷,以及时空,善恶,美丑等是成双成对、两相对立,相互制约的。荣格这种二元性的超越和对立极性合一的思想,被认为正是藏传佛教修行的终点。

    四、荣格心理学方法与藏传佛教秘法

    1、灵魂的治疗

    荣格的精神疗法目的在于救治灵魂,处理精神问题。最重要的是实现个体的完善或者自我实现。荣格认为心理治疗的方法应是简单的顺其自然,允许自己的无意识在寂静中与他们交谈,建立起意识与无意识作用之间的联系,这两个对立面的融合,这样一个新的人格——自性就会显现,同时自我倾向就会减弱。

    正如“治疗灵魂”是荣格的工作和任务,痛苦和从痛苦中解脱,则是佛教的终极目标。甚至在佛教出现之前已是印度哲学的主要课题。解脱的方法有很多,本质上来说,即意识的根本转化,为了适应不同的人的需求形成了多种方法。但这些不同的方法均能够影响人类生命的三方面:身、口、意。

    2、治疗方法

    荣格在对心理治疗的方法上采用两种基本方法:梦和积极想象法。其中积极想象法是荣格工作的创造性产物。这种方法的第一阶段是诱导出一种宁静、平和的心灵状态。这种状态是摆脱掉一切的思绪。这与藏传佛教的冥想、修炼非常相似。冥想所带来的生理变化,对人格和情绪的影响及冥想意识下的心灵变化等对荣格心理治疗有很大的启发。藏传佛教对本尊、曼荼罗的观想训练深刻影响了荣格对心像的研究,荣格的治疗正是与冥想结合起来的。

    结语

    随着藏传佛教在西方的传播,一些佛学研究者发现了东方佛学和心理学的关联,他们和心理学家从不同角度展开了对心灵的探索。本文试图作一些比较性研究,探讨藏传佛教和荣格心理学之间的相似和差异,找出两者之间可能存在的联系,以便架构起沟通西方哲学和精神传统、心理学与伦理学体系之间的桥梁。


    荆州脖佣国际贸易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