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qq47o"><input id="qq47o"></input></nav>
  • <noframes id="qq47o"></noframes>
  • <var id="qq47o"></var><form id="qq47o"></form><nav id="qq47o"><input id="qq47o"></input></nav>
  • <var id="qq47o"><input id="qq47o"></input></var>
  • <progress id="qq47o"><sub id="qq47o"><xmp id="qq47o"></xmp></sub></progress>
    <wbr id="qq47o"></wbr>
  • <progress id="qq47o"></progress>
    <var id="qq47o"><input id="qq47o"><output id="qq47o"></output></input></var>
  • <nav id="qq47o"><input id="qq47o"></input></nav>
    <progress id="qq47o"><sub id="qq47o"><font id="qq47o"></font></sub></progress>
  • <progress id="qq47o"></progress>
  • <form id="qq47o"></form>

    新闻真相与国际政治博弈

    时间: 2019-09-04 栏目: 国际政治论文

     摘要:新闻界一直坚持客观公正的准则, 但在国际新闻报道中, 当面对国家利益冲突时, 各国的国际传播内容为迎合本国主流意识形态要求, 为寻求本国政治行为正确而不得不放弃对新闻真相的坚守。

      关键词:新闻真相; 国际政治博弈; 国际舆论; 后真相;

      2018年10月2日, 沙特著名时评记者贾迈勒·卡舒吉在沙特驻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领事馆离奇失踪, 引起了国际舆论的强烈关注。10月2日, 卡舒吉进入领事馆办理结婚相关手续, “再也没出来”。土耳其认为卡舒吉死于一场精心预谋的政治谋杀, 通过政府高官和官方媒体不断释放卡舒吉事件的相关证据, 并将怀疑和调查的矛头指向了沙特, 要求沙特配合调查和给予解释。

      卡舒吉案刚刚爆出时, 沙特媒体坚称卡舒吉已经离开领事馆, 并对卡舒吉进行强烈抨击, 称他是与“国家敌人”勾结的“叛徒”, 在一次次土耳其陆续公布有关证据后, 沙特最后还是不得不承认卡舒吉在沙特驻土领馆内死亡的基本事实。沙特媒体的态度也发生改变, 他们开始对卡舒吉表达关切。

      在此过程中, 沙特被推向国际舆论漩涡的中心, 备受煎熬, 而土耳其稳坐钓鱼台, 掌握着事件发展的节奏, 试图成为这场博弈的最大赢家。另外, 西方国家也在盘算着如何从中获得最大利益。

    新闻真相与国际政治博弈

      一、新闻真相成为政治集团博弈的筹码

      传媒是人类社会物质生产和精神生产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 自它产生以来就深深地打上了政治的烙印。可以说, 传媒与政治有着天然的联系, 特别是在当今国际政治博弈进入白热化阶段, 传媒成为政治的手段, 政治成为传媒的灵魂。

      在“卡舒吉事件”上, 土耳其政府利用卡舒吉案的既定新闻事实, 将沙特置于国际舆论的风口浪尖。由于土耳其与沙特同是中东大国, 存在战略竞争关系, 土耳其希望利用该事件占据道义制高点, 给沙特致命打击。同时, 以此为筹码, 换取美国在库尔德武装问题上对土耳其的支持。特朗普上台后, 沙特在美国中东战略中的地位日益显著, 双方一举签下1000多亿美元的军售合同。虽然特朗普对“卡舒吉事件”真相认可并以寻求真相为名进行“灭火”, 但对该事件坚持低调淡化处理, 可谓“高高举起, 轻轻放下”。与美沙联盟巨额利益关系不同的是, 英法德与沙特没有直接的利益联盟关系, 但有着政治集团的博弈和意识形态上的冲突。三国外长在卡舒吉案件刚爆出来就发表联合声明, 要求查明真相, 严惩真凶。据有关消息, 英国已经开始在制定针对沙特有关人士的制裁名单。中东地缘政治矛盾交织, 国家之间关系复杂, “卡舒吉事件”本身引发的轩然大波, 牵扯到美国全球利益、中东的格局变化等, 折射出世界多极化格局下大国在中东激烈的政治博弈。

      在全球竞争中, 雄厚的经济实力是取得胜利的关键, 以国际传播为代表的软实力也是政治集团博弈的重要力量。利用现代信息技术进行舆论渗透和思想渗透, 将新闻真相以符合本国利益为原则, 向对手发动舆论战和宣传战, 为政治博弈创造条件, 已成为当前国际较量的“新常态”。乌克兰危机中, 俄罗斯以一系列非常规性质的新闻事实, 避实就虚, 出奇制胜, 消除了西方国家关于乌克兰危机的话语权, 赢得了不少国际受众的认可与理解。

      二、新闻“后真相”时代下, 国际博弈的“后真相政治”

      “后真相”是国际政治博弈和新闻运作的新现实。2016年, 《牛津词典》将“后真相”一词选为年度英文词汇。早在1992年, 美国《国家》杂志一篇关于海湾战争的文章中就使用了“后真相”一词。随着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等事件幕后事实的揭露, 说明政治集团为了掌握国际话语权, 赢得国际博弈竞争优势, 竭力封锁那些令他们蒙羞的新闻真相, 民众则竭力从中辨明是非, 并自觉或不自觉地活在“后真相”时代。

      “后真相政治”又可以称作“后事实政治” (postfactual politics) , 政治集团纷纷将真相放在第二位置。“后真相政治”在“卡舒吉事件”中表现得十分突出。最初在面对土耳其的控诉时, 沙特坚持认为卡舒吉已经离开领事馆, 有关沙特下令处决卡舒吉的指控毫无根据。随着事件持续发酵, 沙特又称卡舒吉因与他人发生肢体冲突而死亡。面对土耳其一而再, 再而三给出的实锤和国际舆论的压力, 沙特不得不承认是高级官员不恰当的审讯方式导致卡舒吉的死。从强硬转向软化, 从否认到慢慢承认, 沙特政府在公开的辩论中越来越自相矛盾, 其中不难窥见沙特试图掩盖新闻事实的意图。一旦沙特政府承认卡舒吉案的幕后真相, 它面临的是多国的制裁和人道主义的谴责。甚至美国也会考虑重新调整与沙特的关系, 这将让沙特陷入国际博弈不利地位。

      当今国际博弈的“后真相政治”明显带有失真的特征, 忽略相关事实, 煽动民众情绪。在英国脱欧运动中, 脱欧支持者宣扬“每周省3.5亿英镑”这一口号就是忽略了相关事实。越南战争期间, 时任国防部部长罗伯特·麦克纳马拉 (Robert McNamara) 曾在新山机场召开新闻发布会, 在会上他报告说自己备受鼓舞, 战况进展成绩斐然。8年之后, 《纽约日报》和《华盛顿邮报》刊登了一份由政府撰写的机密报告, 里面就有麦克纳马拉向总统汇报的真实内容。他认为, 越南的状况惨不忍睹, 需要更多美国士兵参战而不是相反。总而言之, 实际内容与他在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所说的完全相反。《华盛顿邮报》前执行主编本杰明·布莱德利 (Benjamin C.Bradlee) 在20年后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真相在1963年就公布, 而不是等到1971年才大白于天下, 将发生什么?”

      一句古老的新闻格言说, 真相在任何有组织的社会中始终是受害者, 因为政治谎言是一门与文明一样古老的艺术。从古至今, 真相与谎言就相互交织, 政治集团制造假新闻或者试图掩盖事件真相的背后, 是为了从符合本利益集团的角度阐述和解释事件, 以赢取国内外舆论的理解与支持, 在国际政治博弈中抢占制高点。尤其是在新闻“后真相”时代, 国际博弈的“后真相政治”愈加突出。

      三、国际政治博弈对新闻真相及行业标准的影响及对策

      全球竞争环境下, 国际政治博弈以经济实力为基础, 军事力量为后盾, 政治外交为主场, 舆论引导为工具。在政治集团利益面前, 新闻真相往往被放在次要位置, 这注定会对新闻行业标准产生影响。

      社会舆论被专业化的政党集团操控, 将挑战新闻媒体的原则与行业规范。新闻界公认, 在新闻撰写的过程中, 新闻工作者必须坚持新闻的真实性原则。关于真实性又有两个要求, 一是新闻报道的事实是准确的, 二是新闻报道者要对新闻事实认识正确。在“卡舒吉事件”中, 沙特媒体为迎合本国政府国际政治博弈新形势的要求, 罔顾新闻事实, 歪曲幕后真相, 违背新闻客观规律而报道假新闻。在后来的实践中证明, 沙特媒体在真相面前只能自相矛盾, 在自食其果的同时还给新闻媒体行业带来负面影响。

      在国际政治博弈中, 大国为了掌握国际话语权, 赢得竞争优势, 在自觉或不自觉中会对传统媒体报道内容或形式进行一定的创新与突破。在乌克兰危机中, 俄罗斯利用新媒体打破传统舆论战的宣传渗透方式, 借助领袖个人形象和采用娱乐性新闻信息转移舆论焦点, 为俄罗斯取得这场政治博弈中的话语权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劳, 也给全球新闻媒体行业如何突破套路化的宣传方式带来启示。

      “卡舒吉事件”让我们反思, 在国际政治的激烈博弈下, 新闻媒体该如何坚守行业底线?针对这个问题, 以下对策可供参考:

      第一, 新闻行业从宣传本位回归新闻本位, 重拾对真相报道与解释的话语权。新闻行业要坚持新闻专业主义, 重视新闻客观规律, 不臣服于政治权威或经济利益。新闻工作者应摒弃政治集团利益优先的原则, 以社会的公共利益为出发点, 坚持准确、平衡、独立、可靠性、证据基础等原则, 向公众提供和解释真实、全面、客观、公正的报道, 并在此过程中增加报道分量, 重塑媒体权威, 掌握对真相报道的话语权。

      第二, 新闻媒体要保持理性与科学的态度, 进行正确舆论引导。在政治博弈环境下, 媒体竞相展示甚至夸大各国科技研究的最新成果, 以增强国家竞争优势和话语权。其中不乏个别媒体急于吸引眼球, 对新闻事实没有科学理性的判断就直接向社会发布, 造成错误的舆论引导。最近“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的新闻引发了人们广泛的关注。一些主流媒体在最初报道的时候, 鼓吹这是中国人在人类基因领域取得的前所未有的进步, 并高度评价“基因编辑婴儿”的科技成果。直到当日晚间, 上百名中国学者针对该事件反映的伦理道德问题发布《联署声明》, 一些媒体才意识到“基因编辑婴儿”背后的伦理风险和潜在隐患。“基因编辑婴儿”经过外媒报道在国际舆论中掀起轩然大波, 甚至有极端人权主义者借题发挥, 质疑中国的人权。此事也暴露了部分新闻媒体缺乏对真相背后的舆论环境的考虑。

      第三, 新闻工作者要改变传统报道方式, 对内容和形式进行创新、突破。互联网时代, 新媒体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比传统媒体更胜一筹, 新闻工作者应适应大数据时代, 利用新媒体平台及时有效地深度报道政治背后的真相, 同时利用网络的隐蔽性和新媒体的匿名模式揭露事实背后的真相。新闻媒体在报道官方政治新闻时, 不要将内容生产官方化和标签化, 可以让新闻报道变得有温度, 更易让受众接受和理解。

      参考文献
      [1]许华.从乌克兰危机看俄罗斯的国际传播力——兼议国际政治博弈中的传播之争[J].俄罗斯学刊, 2015, 5 (27) :61-67.
      [2]易艳刚.“后真相时代”新闻价值的标准之变:以“罗尔”事件为例[J].青年记者, 2017 (2) :17-18.
      [3]支庭荣, 罗敏.“后真相时代”:话语的生成、传播与反思[J].新闻界, 2018 (1) :54-58.
      [4]孙冉.卡舒吉“消失了”, 沙特“新的恐怖时代”来了?[J].世界知识, 2018 (21) :44-45.
      [5]比尔·科瓦奇 (美) .新闻的十大基本原则[M].刘海龙, 连晓东, 译.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4.
      [6]卡舒吉事件为何引发轩然大波[DB/OL]. http://hnrb.voc.com.cn/hnrb_epaper/html/2018-10/22/content_1346353.htm?div=-1, 2018-10-22.
      [7]新闻的后真相时代, 真相与情感的博弈[DB/OL].共产党员网, http://tougao.12371.cn/gaojian.php?tid=810254, 2017-09-18.


    荆州脖佣国际贸易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