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qq47o"><input id="qq47o"></input></nav>
  • <noframes id="qq47o"></noframes>
  • <var id="qq47o"></var><form id="qq47o"></form><nav id="qq47o"><input id="qq47o"></input></nav>
  • <var id="qq47o"><input id="qq47o"></input></var>
  • <progress id="qq47o"><sub id="qq47o"><xmp id="qq47o"></xmp></sub></progress>
    <wbr id="qq47o"></wbr>
  • <progress id="qq47o"></progress>
    <var id="qq47o"><input id="qq47o"><output id="qq47o"></output></input></var>
  • <nav id="qq47o"><input id="qq47o"></input></nav>
    <progress id="qq47o"><sub id="qq47o"><font id="qq47o"></font></sub></progress>
  • <progress id="qq47o"></progress>
  • <form id="qq47o"></form>

    六问“经营城市”

    时间: 2008-12-15 栏目: 社会学论文

    ——与专家探讨:经营城市,做什么?怎么做?谁来做?

    “南京要卖长江二桥、长江三桥了!”

    今年6月,这个信息一出现在媒体顿时成为持续强降雨浇不冷的热议。尽管南京市代市长蒋宏坤赶紧出面纠正说“‘卖’二桥之说,不尽准确”,但这个“卖”字还是不胫而走,6月23日,远在山东的《财富时报》头版标题是:“南京国资打包820亿,卖!”

    事实是:今年6月17日至19日在南京市国际展览中心举行了“2003中国?南京重大项目投资洽谈会”,据悉,这次洽谈会南京市政府总共推出了85个招商项目,总金额614亿元。在22个基础设施项目中,南京长江二桥及在建的长江三桥赫然在目:二桥,标价38亿元,转让经营权(或股权);而长江三桥,则是主体工程融资30.9亿元。此外还有阅江楼、白鹭洲公园等景点经营权的公开叫卖------

    “南京两天笑纳180亿!”,当此次“重洽会”落下帷幕的时候媒体报道说:“据不完全统计,重洽会期间,共达成合作意向以上大项目72个,总投资180.2亿元。”

    政府缺钱的“久旱”初逢社会集资的“甘霖”,官员们透着喜悦和自信。南京市代市长蒋宏坤在接受《扬子晚报》记者采访时说,“一个城市,政府思想不解放,老是缺钱,城市发展步子快不了。只有通过经营城市,吸引增量,盘活存量,让资产在流动中保值、增值,才能加快城市发展。”并透露,“这样的城建融资洽谈活动,南京准备每年办一次,将来,南京城建所有项目原则上都要推向市场。”

    作为连接南北的大城市南京的全面介入,标志着经营城市已不再是上海、深圳、大连等先行者的精英垂范,它正以燎原之势向各个城市推进。

    这里有三个关键词:政府、经营、公共资源。如果以南京此番情形计,五十个与南京规模相近的城市一次“经营”的交易额将是近万亿人民币,这三个动辄牵涉到上万亿公共资源的关键词又牵系着无数市民的切身利益和每个城市的长远发展,因此,做什么?怎么做?谁来做?不容含糊其词。最近记者就这些问题分别与五位专家进行了探讨,他们是(采访顺序):

    一、 何谓“经营城市”?

    即便在最新版的《现代汉语词典》中也没有“经营城市”这个词组,但“经营”的词义是明确的:1、筹划并管理;2、泛指计划和组织。如果从字面看,“经营城市”可以解释为“筹划并管理城市”或者是“泛指计划和组织城市的方方面面”。但这似乎已经远离现状。

    目前使用这个词汇频率最高的主要有三个层面的人士:

    1、专家学者

    张乃剑(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区域发展研究所所长、研究员):所谓经营城市,就是把城市当作特殊商品对待,运用经营的手段,将城市纳入市场运作,通过市场无形的力量,提高城市的区域平台价值,从而强化城市资金流、人才流、信息流、物资流的吸引力和凝聚力,争取城市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最大价值化,使广大居民安居乐业,促进一个地区的经济和社会的现代化。

    经营城市的理念是我国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时期的一种创新理论,这个理念从提出到完善有一个发展过程。经营城市是一项复杂的社会性工程。

    张鸿雁(南京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城市科学研究中心主任):经营城市的核心概念是把城市作为商品来看待。这不同于过去政府管理城市的模式,在传统的管理模式中,一直存在城市建设的资金缺口,没有把城市作为商品使其能够由资本转化成货币,从而用货币把城市放大。管理城市的主体是政府,经营城市的主体将多元化。在经营城市的过程中,合理挖掘城市资源使其转化成资本,反哺于城市服务。

    经营城市的概念对中国传统城市管理模式是个冲击,政府从传统的管理思想到经营思想是一个大的进步,意义重大。

    樊荣强(财经记者、出版策划人、营销策划师):“经营城市”借鉴了美国营销大师菲利普?科特勒“地区营销”的概念。地区营销力求将地区视为一个企业,将地区所提供的公共产品或者服务以现代市场营销的方法向购买者兜售。“营销”这个词对于政府而言商业味道比较浓,因此政府可能更愿意接受“经营”,但从目前实际操作上看,二者没有本质区别,买卖、交易行为是不可回避的现实。

    孙宪忠(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教授):经营城市就是城市的决策者根据城市的长远发展的需要,根据本地区的特点,以满足市民生活、精神利益需要为出发点,对城市的政治、经济、文化、传统等各项公共资源进行综合筹划和合理利用,使城市公共资源的公益性在公平的原则下发挥出最大的效益。它的主要内容是关于民生资源的合理利用和安排。

    2、房地产经营者

    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公司孟晓苏:经营城市本源在于经营城市的土地。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若干产业特别是农业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巨大的变迁,因此,有必要把经营城市这种概念进一步扩大,添加上经营国土新的认识和新的观念。

    我们应当运用所有能够运用的经济力量,制造推动城市发展的巨大推动力,这就包括发展交通和贸易,包括大规模的改善城市基础设施,包括营造生态精品环境,吸引人们来旅游和居住,包括发展高新技术产业,还包括运用教育的力量发展新兴城市,要综合运用各种资源优势来有力地推动国土增值。(摘自媒体报道)

    3、政府官员M%u{NI.ZwM_&1hR? Tta4 ?2 g=+i $v866wen.comAoft B~n+&:)+-%|r}'YjNj_X

    城市是国家长期巨额资金投入的结果,是一笔巨大的国有资产,完全可以运用市场经济手段,进行重组、营运和盘活,克服城市建设资金长期存在的匮乏状况,走以城建城、以城养城、以城兴城的市场化道路。

    经营城市的基本目的之一是盘活城市存量资产,全部或部分收回投资,以缩短城市建设资金的运转周期。

    运用经营城市的理念,盘活城市存量资产,筹集建设资金,把大量的“死资产”瞬间变成“活钱”。

    经营城市是市场经济条件下盘活城市资产、优化城市资源配置的必然选择,是解决城市建设资金瓶颈的有效手段,也是实现城市建设跨越式发展的最佳途径。实施“经营城市”战略,从根本上改变了计划经济条件下形成的政府对市政设施只建设、不经营,只投入、不收益的状况,走上了以城建城的良性运转轨道。论文六问“经营城市”来自WWW.66WEN.COM免费论文网

    城市建设,不求所有,但求所在。把城市的无形、有形资产都拉入市场,当作商品来经营,筹钱、融资搞城建。

    经营城市,说穿了就是两个字:卖地! (摘自媒体报道)

    从上述看,至少在目前“经营城市”还仍然是一个未固化的概念,专家学者的认识在核心内容上虽然有共识部分,但又各有侧重和外延;房地产经营者的重心是“推动国土增值”;政府官员则两眼盯着“盘活存量资产”。高层和首脑决策机构有什么说法?据张乃剑介绍,今年年初,北京市召开的党代会已经把“经营城市”写入党代会的正式文件,但到目前为止,在所有国家级的文件和会议上还都没有出现过“经营城市”这四个字。

    记者认为,对于“经营城市”这样一个重要概念,如果任由其理论上长期处于诸子百家的状态,就必然导致实践者各取所需、为我所用。尽快为这个概念确立有法律意义的核心定位和理性边缘已经迫在眉睫。

    二、城市为什么需要经营?目前某些“经营”是不是城市的需要?

    追根溯源,经营城市在我国的背景大致如下。

    张乃剑:在中国最早提出“经营城市”这个概念的是原大连市市长、现任辽宁省省长的薄熙来,“这个情况我们曾经考证过”,1990年,时任大连市市长的薄熙来在与孟晓苏的一次谈话中提到了这个概念,后来薄熙来在一次会议上率先正式使用了“经营城市”这个提法。当时青岛市做出积极响应,后来,广州、上海北京等一批大中城市纷纷把“经营城市”理念作为本地的发展战略。这个理念在我国提出已有10多年的历史,普遍流行则是近几年的事情。

    经营城市的兴起应该有三个答案。一是我国经过了20多年的改革开放后,市场效率使市民生活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与之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公共资源的无效、低效配置,特别是在水、电、气等天然垄断行业问题尤为突出。因此,用市场手段优化公共资源是民意,也是政府的现实选择。二是我国经济迅速发展,对公共资源的需求加速增长,在政府财政资源还不能跟上经济发展对公共资源的需求的时候,通过产业化运作增加公共资源的供给,疏通城市经济发展的瓶颈。三是我国加入WTO以后,国内外城市竞争加剧,通过集资经营可加快城市发展,获得竞争优势。

    记者:城市需要经营是不争的事实,但眼下是不是在按照城市的需要经营?

    张乃剑:当前热火朝天的经营城市已经充斥着“超英赶美”的大跃进味道。到目前为止,全国有182个城市宣布要建国际大都市;南方有一个县级市竟然提出要在最近几年建成国际贸易中心;昆明要总投资2000多亿元,建设“东方日内瓦”;南京投资1080亿元,建设金陵古城;浙江计划投资2665亿元用于几大城市基础建设;济南计划到2007年,投资1360亿元,建设泉城;南昌经济并不发达,但也提出投资100亿元用于现城改造;重庆市公布,仅建渝中半岛城市形象工程,就规划投入200亿元;浙江绍兴打造国际纺织中心,在10年内要计划投资1000亿元;广东打造大佛山,一个地级市未来几年也要投资千亿元以上。

    按照某些数字估算,从目前开始,我国未来20年内至少要建1000万人口的城市20座,或100万人口的城市200座。而联合国统计公布,到2000年12月,全世界100万人口的城市才有341座。很显然,从中国现有的经济实力,在近期20年内要达到这一目标,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

    三、经营城市=卖地?如此“经营”,城市向何处去?

    有了上述脱离需要甚至“根本不可能实现的”经营规划,“资金缺口”之巨不言而喻,盘活死资产——卖地,当然也就“顺理成章”!眼下“圈地运动”正如火如荼:


    荆州脖佣国际贸易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