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qq47o"><input id="qq47o"></input></nav>
  • <noframes id="qq47o"></noframes>
  • <var id="qq47o"></var><form id="qq47o"></form><nav id="qq47o"><input id="qq47o"></input></nav>
  • <var id="qq47o"><input id="qq47o"></input></var>
  • <progress id="qq47o"><sub id="qq47o"><xmp id="qq47o"></xmp></sub></progress>
    <wbr id="qq47o"></wbr>
  • <progress id="qq47o"></progress>
    <var id="qq47o"><input id="qq47o"><output id="qq47o"></output></input></var>
  • <nav id="qq47o"><input id="qq47o"></input></nav>
    <progress id="qq47o"><sub id="qq47o"><font id="qq47o"></font></sub></progress>
  • <progress id="qq47o"></progress>
  • <form id="qq47o"></form>

    学者新论:出口退税谋变祛痛

    时间: 2008-12-15 栏目: 社会学论文

    已经争论多年和探索已久的中国退税改革日前走向定局。10月13日,一份建立在大范围充分调研和经过专家反复论证基础之上的《国务院关于改革现行出口退税机制的决定》正式出台,企业祈盼多年的退税阳光将要出现。

    雪球越滚越大

    作为一种国际惯例,出口退税是为了鼓励本国产品出口,使出口商品以不含税价格进入国际市场,避免因进口国征税造成出口商品双重税收负担,提高企业产品的出口竞争优势而采取的在产品出口时退还已缴纳税款的办法。

    始于1985年的中国退税政策布局无疑赢得了出口企业的普遍击掌和外贸曲线的一路上扬,统计资料显示,仅去年我国出口额已从1999年的1949亿美元,增长到3256亿美元,年均增速为18.6%。随着我国出口退税规模不断扩大,国家安排的出口退税资金与出口退税实际需求之间存在着较大缺口,出口欠退税由此产生。来自商务部和海关总署的统计数据显示,到2002年末,全国累计应退未退税额高达2477亿元,仅去年的新增出口退税欠款即创下750亿元的历史新纪录。可是到2003年国家财政所做的退税预算指标却只有1230亿元左右,只比去年多了30亿左右。这就意味着,在今年全年之内,不要说今年新出口货物的退税款毫无着落,即使是去年以前的历史旧账,还将继续遗留下770亿的缺口。今年1~8月中国一般贸易出口额达2657.9亿美元,按目前15.11%的平均出口退税率计算,将产生新的退税金额约3000亿元。而截止到6月底,国家税务总局累计分配下达出口退税指标为1072亿元;即使追加300亿元,下半年也只有517亿元可用额度,远远不能满足实际需要。

    欠退税的增加集中在东南沿海几个外贸大省。以浙江为例,从1999年至2002年的连续四年间,应退未退税额从47.25亿元一直上涨到2002年的408亿元,以超过100%的速度在增长。对于同是出口大户的广东来说,情况则更为严重。尽管近几年办理退税的速度已经明显加快,从2000年至2002年,每年分别办理退税为146.33亿元、182.52亿元、246亿元,分别以24.7%、35%的增幅加速退税,然而应退未退税却从2001年的360亿元直线上升到去年底的530亿元,上升速度达47%。而今年,广东出口退税指标紧缺状况加剧,新增出口退税缺口达200亿元。为缓解出口企业面临的资金困境,广东省政府准备将出口贴息政策的时限由现在的9个月延长到一年。

    雪球到底是如何快速增大的?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得到的数据可以清楚看到:从1997年至2002年,退税指标的年均增长率是17.8%,而应退税额的年均增长率却是37.4%,两者相差了接近20个百分点!如此恶性循环的结果,导致一些企业甚至连2000年的退税都没能拿到,很多企业到2003年4、5月才刚刚开始领取2001年的退税款。

    政府与企业的共同心病

    在现代经济运行中,政府与市场始终在进行着不断的博弈,企业对政府的信赖主要靠其信用来维系。因此,发达的经济需要一个具有高度信用的政府,其中包括制定政策的政府必须首先遵守政策。依此逻辑,退税背后政府的信用就值得认真考量。

    在英国,出口企业每个月可以申请一次退税,税务部门接到申请后必须在两个星期内办完退税,否则按照等同于税款滞纳金的标准来赔偿企业损失,支付给企业滞退金。问题很清楚:企业有按章纳税的责任,自然也有享受退税的权利;国家有按章收税的权利,自然也应该有及时退税的责任,责任不见了,信用还有吗?

    “欠退税问题对国家信誉造成的伤害是毫无疑问的事情!”国务院研究室宏观经济司副司长丛明前不久在广州作学术报告时肯定地说。

    仔细地分析以下就不难知道,由于退税问题导致企业对国家信用的疑惑还表现在更深层次上。

    首先是到底每年的退税指标如何制定?据说这是根据对各省出口退税的预测来制定的。丛明透露,决策部门“有一套完整的方法来计算这个数字”,但由于“种种原因”,导致计算结果跟实际退税需求之间差距大得离谱。丛明坦言“差了20个百分点,还能叫做预测吗?即使拍脑袋都比这个准确。”

    除此之外,退税率的频繁变化也带给企业不便。1994年,国家税务总局颁布了《出口货物退(免)税管理办法》,此后几年,又多次对出口退税率、管理办法进行补充、修改、调整,前后不下一二十次。退税率频繁变化,使人不得不产生质疑。“频繁调整退税率对政府信用等制度层面的负面影响更大”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许健评价道。解决了出口欠退税问题,就是从根本上唤回和维护了政府的诚信。

    不仅如此,面对着越滚越大欠退税雪球,完全靠退税实现利润的国内出口企业正陷入“几率化”的生存状态是我们必须正视的严峻问题。在现金流受阻,企业自己无法掌控生意,无法根据市场环境做判断,无法做下一步运营计划,甚至对送上门的生意都无法评估风险的情况下,他们能否存活并发展壮大,似乎已经不多与企业经营、市场竞争相关,更多命系于退税机制。

    $False$

    荆州脖佣国际贸易有限公司